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头马的博客

旧事杂忆 心灵碎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最 是 期 盼 年 夜 饭 —— 札 记  

2012-01-20 06:30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晚间,妹夫打电话告诉我:大年三十儿的年夜饭已经替我订好了,荤素结合,也有海鲜,晚上5点左右送到家里。

不经意间,年夜饭这个字眼儿,挤进了脑海,甚至有些挥之不去了。关于年夜饭的记忆,连成串地,络绎不绝,翩翩而来——

儿时,物质匮乏,包括食品、日用品等大多数商品,都是凭票供应。所以,那时的年夜饭是算不上“美味佳肴”的。在故乡小镇,家家户户的年夜饭几乎千篇一律,就连炒菜炖菜的过程,也大致相同。年前发放的鱼票、肉票等,使年夜饭有了炖猪肉、煎刀鱼,再加传统的肉片酸菜等。家里养鸡的,年夜大多能吃上小鸡炖蘑菇。

记忆里,印象最深的就数“干果”(故乡俗语叫“刚果”)了。现在看来,那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种油炸的面食,但儿时,却能让人垂涎欲滴。每年,奶奶都会在早已发好的面里放一点儿糖精,然后油炸出各种形状的面点,长形的、圆形的、菱形的、三角形的……甜甜脆脆,顶饭又顶菜。

稍后几年的年夜饭,“干果”中多了虾片,口感酥脆,略带一点儿海虾味儿。在儿时的故乡小镇,从来就没有见过虾、蟹之类的海鲜,我所见过的海产品只有刀鱼和鲐鲅鱼。所以,略带一点虾味儿的虾片,当时就是好东西了。

捎带几句题外话:走出故乡后,我外出到一个内陆省份,在一个地地道道的乡村,看到村里家家户户都在生产加工虾片,院子里、厕所前、猪圈上……都晾晒着虾片。我问村民,这虾片中有虾的原料吗?答:“俺们这儿全是黄土高坡,哪来的虾呀!村子里还没有人见过虾呢。”那以后,我再也不吃那东西了。

儿时盼过年,其实是盼着吃顿饺子,盼着吃到鸡鸭鱼肉,尤其盼着年夜饭之后,还能吃上爽口的冻秋梨。

……

时过境迁,随着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和提高,年夜饭的概念渐渐地淡化了,再也找不到儿时盼着过年的那种感觉。妹夫今年预定的年夜饭,肯定还是“绚丽”的美食美味,但对于我也没有什么吸引力。想来想去,还是母亲几年前住在我家时的年夜饭最好,母亲提前就把各种各样她认为的“年货”准备齐全了。年夜,阖家欢聚,其乐融融。至今,每一年的正月初一,我还是要回老家与母亲一起,再吃一顿最有年味儿的年夜饭。

小结一下,以前的年夜饭,前提是“有什么”,因为没有多余的东西可以选择。现在的年夜饭,主题是“吃什么”,因为平时吃的也如同过年。所以,年夜饭,不仅仅具备“吃”的功能,蕴含其中的,更多的还是一种文化和习俗、是温馨和喜庆、是团圆和天伦之乐,是对美好未来的希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)| 评论(7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