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头马的博客

旧事杂忆 心灵碎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 村 夜 话 —— “菜 包 子”  

2012-12-04 12:02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炕太热了!我与应昌翻来覆去睡不着,就又摆上了小炕桌,喝酒。

应昌来了兴致:“大哥,你说你现在爱吃‘姜丝肉’,是有一种当兵时的‘念想’吧!就像我现在老想吃‘肉孜啦’(肉梭子)馅的菜包子一样。”小岛“姜丝肉”的话题,引出了应昌儿时的回忆。

“人呀,也是‘记吃不记打’。”应昌喝下一杯酒:“大哥当兵时,半夜偷吃‘姜丝肉’,我小的时候,半夜偷吃‘肉孜啦’,因为一碗‘肉孜啦’,我让我爹打个‘半死’。”应昌放下酒杯,忍不住笑个不停!

好奇心起,我问:你爹为什么打你?

哈哈,晚上,我看我妈在厨房敛荤油,那个香呀!小的时候,家里根本吃不上豆油,全靠一年到头杀的那头百多斤猪,敛点油。根本不够吃的,也舍不得吃。

晚间,我几次溜到厨房,闻那“肉孜啦”出锅时的香味儿。

“夜里,无论如何也睡不踏实了。”应昌再一次与我碰杯之后,接着讲起:“实在挺不住了,悄悄地爬起来,到了厨房。我想着,我就吃两块儿,我妈看不出少了的。”

吃了两块,但肚子里的“馋虫”不干,一块儿接着一块儿……一小盆“肉孜啦”全叫我“呛”了。

“这下,坏事儿啦!早上我妈要包菜包子,‘肉孜啦’不见了。”

应昌又笑了:那还能瞒住呀!我爹拎起一根大棒子,满院子撵我,打的我当时心里发誓,今后再也不吃“肉孜啦”啦!

哈哈!这次,轮到我笑个不停:“你呀,还是没记住那顿‘揍’,现在不是还照样吃吗!”

“大哥,真是奇了怪了,打那以后,我反而更馋‘肉孜啦’。咱还是接着喝酒吧,天亮了,‘大酒窝’就给咱俩儿包‘肉孜啦’馅的菜包子。”

哈哈哈!

酒后,湖里梦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4)| 评论(9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