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头马的博客

旧事杂忆 心灵碎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干 鱼” 留 下 的 故 事 —— 小岛趣事之六十  

2013-03-28 06:25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黄鱼干炖萝卜块,我想炖出当年小岛的菜味,才信不过他人,饶有兴趣地亲自下厨。

1、大锅菜做法:

干黄鱼两条、青萝卜半个,切出大小相等的块。调料,只用葱姜和油盐。

葱、姜爆锅,加盐,添汤,干鱼和萝卜块同时下锅,汤烧开后调至慢火。

2、家常菜做法:

主料还是干鱼块,萝卜块,区别在于配料和调料齐全。

植物油热,将干鱼块炸至变色捞出;锅中留底油,入花椒、大料、干辣椒爆香;然后放葱、姜、蒜片;倒入萝卜块翻炒片刻,放干鱼块;再添加酱油、醋、糖、料酒、盐、鲜汤等,文火慢炖。

……

晚餐,简简单单,实实在在。不同做法的两盘黄鱼干炖萝卜块,加几款下酒小菜。朋友相聚,不求什么美味佳肴,不过是谈天说地。

名为聚餐,实则彻头彻尾是我的晚餐!有了“圆梦”的幻想,我才不厌其烦,备菜又烧菜。

做法不同,味道大异。我对这道菜,应该是感受深、有心得,应该是“轻车熟路”、顺理成章。在12年的守岛生涯中,记不得多少次吃过这菜。为了形象逼真,我原封不动地翻版小岛的炖菜。然而,事与愿违。选料堪称上乘,烹制可谓精心,炖出的菜,却没有当年的味道。

干鱼还是干鱼,萝卜还是萝卜,我还是我……何故?!

酒桌上,朋友们品评赞誉我的厨艺,同时也回答着我“今非昔比”的感叹。说:想象与现实,总是有距离。说:记忆是美好的,但真实的存在则必然是不尽如人意。说:干鱼和萝卜确实没变,但变了岁月,当年不再。说:不然就是小岛的干鱼是鲜活的黄鱼晾晒……

餐桌上高谈阔论,触及了我敏感的神经。脑海中神奇般涌现出从来也不曾想过的东西:“你们说的都无可挑剔,我再说几个有关‘干鱼’的细节如何?!”

细节一:想到了打渔班的班长本全——我随渔船出海归来,与本全一起去收拾刚捕获的黄鱼。见他只是草草地拾掇一下,不刮鱼鳞,也不用淡水冲洗,把鱼放入大抬筐里,在海水中简单摇咣几下,便直接晾晒在礁石上。我问,“你们就这么胡乱对付呀!”本全答曰:海里的鱼海水洗,海边晾晒海风干,有味儿!

细节二:想到了炊事班炖鱼的过程——大盆的黄鱼干,不洗不泡,用水一冲。班长拿起大斧头,在砧板上剁出大小不匀的干鱼块儿,大的大小的小,不成比例。根本没有葱姜蒜之类的调料,倒入一点儿油,添上两盆水,再抓几把大粒盐撒上。干鱼搅萝卜,一股脑儿下锅,炖上!

最精彩也最具特色的,细节三:想到了炊事班的”火头军“友太——与我同年当兵的十几人,唯独他入伍当年便荣立三等功。他烧火“烧”出了名堂,是小岛的节煤标兵,总结出一整套大锅煤火的经验。煤块、煤面;急火、慢火;风大、风缓……为节煤,“节”出的火候,“歪打正着”,炖干鱼最佳!

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2)| 评论(6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